写《长恨歌》的诗魔白乐天为何年近不惑才娶老


时间: 2019-07-08

  东方心经马报,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这首最牛的《长恨歌》出自诗魔白居易之手,他也因此诗一路官运亨通,流芳百世。可是在唐朝,婚姻法明文规定,男孩十五岁女孩十三岁就可以成婚配,为何这位白大官人直到三十七岁才娶老婆呢?

  白居易,祖上三代为官,父亲曾任徐州令,徐泗观察判官。公元763年安史之乱虽然结束,但是地方割据局面开始形成,战乱频发,社会动荡不安。公元774年,因躲避家乡战乱之苦,白居易随母亲将家迁至父亲为官所在地徐州符离境内。

  在他的一帮小朋友中,不仅有读书的少年郎,还有一位性格温婉,貌美歌甜的邻家女孩名叫湘灵,比他小四岁。

  公元788年春天,白居易送朋友回家,看到古原上的小草一片生机勃勃,春意盎然,于是诗兴大发,随口说出: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

  也就在这一年,16岁的白居易进京参加会考,按考试规定,凡指定、限定的诗题,必须加上“赋得”二字。“赋得体”的诗文必须题意清晰,承启分明,对仗工整,浑然一体。拿到这个考题后,白居易少年老成,哈哈一笑,有了。于是在他“离离原上草”的四句诗后面又写上四句,题为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,有机地将咏物与立意融为一体,赢得时任著作佐郎的大诗人顾况的首肯,一下子在京城的文坛上出了名。

  顾况意欲留下这个大有前途的少年在京城多玩几天,以求发展,可是他的心里时时惦记着那位邻家小妹。

  湘灵虽是农家之女,但生得眉清目秀,妩媚可爱。她经常跑去请教白居易诗词歌赋,让白教她识字读书。白居易呢,也特别喜欢听她讲一些民间故事和当地的风俗人情。因为贫贱,湘灵侥幸逃脱了封建礼教的束缚,天真如桃花般烂漫,再加上她天生一副好嗓子,经常是白居易谱曲,她在一旁唱和。

  每当夜幕降临,白居易孤枕难眠,不见湘灵就像害了相思病一样。这时,他的母亲才突然发现,儿子与湘灵双双坠入了爱河。

  白居易的母亲陈氏十五岁就嫁给自己四十一岁的舅舅白季庚,只说是门当户对,可是没有一点共同语言。封建制度下受压抑的畸形婚姻,让陈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,所以,白居易的一举一动岂能逃过母亲的掌控?

  “不行,你不能和湘灵在一起,你要好好读书,金榜题名,壮我白家门风!”陈氏严厉地批评儿子。

  “臭小子,我们白家乃贵胄之后,书香门第,要娶也得娶大家闺秀,名门望族之女,怎么能娶一个小小的农村丫头为妻呢?”

  陈氏看到自己的儿子铁了心要娶湘灵,她心生一计,把白居易送到襄阳父亲为官的地方去读书。在那个万恶的封建社会,母命大如天,说一不二。

  无奈,此一别,拉开了白居易爱情悲剧的序幕。在离开家的那一晚,他偷偷地跑去湘灵家,面对心爱的人儿,发自内心地赞叹:“娉婷十五胜天仙,白日嫦娥旱地莲......”

  既然母命难违,那就安心读书吧,可是白居易的心已经碎了一地,时刻牵挂着独倚西窗暗自伤心的湘灵,只好写下《寄湘灵》来表达自己的相思之苦。

  谁知到了襄阳一年后,父亲病故,白居易只好返回故乡守孝三年。这时,一对苦恋的情人终于得以相见。夜半无人时,白居易就悄悄溜进湘灵家,私定终身,偷尝禁果,享尽鱼水之欢,憧憬美好的未来,面对心上人,他口口声声“愿作深山木,枝枝连理生”。

  于是,白居易发奋读书,终于在三年后,“慈恩塔下题名处,十七人中最少年。”

  衣锦还乡的白居易,满心欢喜地去寻湘灵,她却避而不见。二十五岁的湘灵深深感到自己和那位新科进士差距更远了,一个乡村民女怎么般配白家公子哥呢?但是转念一想,别的女孩在这个年龄早已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,自己还在傻傻等待来娶她的郎君不就是白居易吗?此时的白居易就站在门外,面对一盏孤灯,分明听到屋内传来湘灵断断续续的啜泣声,很是心痛。他拼命拍打着门板,湘灵终是打开了门。

  一番哭诉衷肠过后,白居易拉起湘灵跑回家跪求母亲,泪眼婆娑地说道:“母亲啊,孩儿如今年近三十,为白家也算求得名分,这次你就让我娶了湘灵吧!”

  “混账东西,当年你且一介书生,她都不配,如今你是天子门生,她给你打洗脚水都不配,又怎么配与你成婚呢?”听了陈氏冰冷的言辞,湘灵的心凉透了,彻底绝望了。没想到自己苦等十几年,今天竟是棒打鸳鸯梦一场。

  婚事成空,白居易只得满怀伤感地赴京参选了。湘灵在告别的渡口,热泪滚滚,泣不成声,从怀里掏出两件信物赠给白居易,一件是双盘龙铜镜,一件是绣花锦履。得此爱情信物,白居易含泪写下《潜离别》一诗赠给湘灵:“不得哭,潜离别......”

  为官数载,白居易一直未娶,想念湘灵时就拿出那两件信物,触景生情。情至深处,思绪万千,有诗云:“美人与我别,留镜在匣中。”忽一天,他从故乡来人的口中得知30岁的湘灵依然坚守未嫁,禁不住泪湿衣衫,感秋寄远:“惆怅时节晚,两情千里同......”

  在那个孝道至上的社会里,白居易只好以独身不娶暗暗对抗母亲,希望在哪一天能感化灵魂被爱情扭曲的母亲。母亲也好像看出儿子的心事,正颜厉色地对白居易说:“只要还有老娘我一口气,你想娶那个乡野村姑,没门!”听到这句话,白居易彻底绝望了。

  心灰意冷的白居易,开始疯狂狎妓。他拒绝那些前来说媒的客人,坚持此生不再娶妻。在那时,按照他的官衔只许他享用三名家妓,但是他偷偷占有三十多名青楼女子,以此来糟践自己,消遣时光,报复母亲大人,忘掉满脑子的湘灵。

  年华似流水,一去不复归。不知不觉,白居易走进了第三十七个春秋。一个冬日的夜晚,他彻夜难眠,辗转反侧,深深思念着远在故乡的湘灵,披衣下床,提笔写下《冬至夜怀湘灵》,口中还不时念道:“十五年来明月夜,何曾一夜不孤眠。”

  在这样的苦情虐恋中,白居易心狠的母亲眼看自己年老体衰,便找来族人相劝,白居易硬是非湘灵不娶,宁愿孤老终生。怎么办呢?这位老妈妈心知肚明,儿子是个奉守孝道之子,她便以死相逼。

  无奈,白居易看看眼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,年轻守寡,一手将自己拉扯大实属不易。转念又一想,那位湘灵如今音讯皆无,虽然心里已经容不下别人,但是眼下娶与不娶又有什么区别呢?先答应老母亲的要求,她还能活在世上几天呢?后来我寻得湘灵,一定要和她共度余生!

  就在那一年,白居易终于答应母亲,娶了同在朝中为官的同事杨虞卿之妹为妻。真可谓门当户对,随了母愿,但是白居易为了爱情却遗憾终身。那首千古传诵的《长恨歌》写尽了他与湘灵的悲欢离合,可见他在爱情里,如唐明皇和杨贵妃一样无可奈何: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

  【作者简介】马献武,笔名墨念,先后在数十家纸媒或网络平台发表作品近百万字,出版小说集《情归乡野》。
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友情链接:
    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